搜索
中国老教授协会学校文化研究委员会
中国老教授协会编审委员会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程红兵:课程文化指向——信仰与价值

发表时间:2024-07-06 12:43作者:程红兵

图片

课程文化指向——信仰与价值

程红兵

        很多理论工作者在课程文化主体的建构方面做了非常积极的探索,其意义体现在批判课程的工具化,批判课程的社会化,强调课程自身的主体性,它没有也不可能关注并提出课程文化实践层面如何建构。课程文化研究必然涉及到一个实践的问题,探讨实践中课程所表现的文化特质也是课程文化研究中的应有之义,同样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

        以建平中学为例,我们来探讨实践层面的课程文化建设,建平中学的课程改革一开始就定位在学校文化建设的大背景下,将课程改革与课程文化水乳交融地结合起来。学校课程改革首先基于学校自身的优秀文化,因为它反映的是已经沉淀在学校中的那些约定俗成的行为规范和价值导向;其次结合未来社会、未来教育的价值导向,凝练成建平课程文化的核心精神,引领学校课程文化建设的发展方向;也就是说建平的课程文化建设就存在于学校的课程建设中,体现学校整体的文化精神、体现学校文化的价值取向。

课程文化指向:“信仰”与“价值”

        教育本质不是“文化无涉”,不是一种简单的知识位移,不是一种单纯的知识交接,教育本质是“文化现象”,教育是文化的传承,教育是文化的传播,它必须具有价值参与的生存环境。自觉的课程改革必然伴随着自觉的课程文化,因为课改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文化的再造问题,课程本质上也不可能是一种纯粹的知识活动,课程是一种价值判断。我们正在进行一系列的课程改革,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有一个文化问题,课程本质上不是一种单纯的知识组合,课程本质上具有“价值参与”,体现为一种价值赋予,体现为一种文化主体的自觉。否则流行什么做什么,我们就要失去自我。

       从现实课改的层面上看,课程的文化性缺失导致课改在技术层面上、工具层面上、模式层面上徘徊,只停留在方法、技术的更新,遵循技术的逻辑、工具的逻辑、形式的逻辑,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课程的文化性缺失的后果是导致现在学校教育与课程改革发展的最主要障碍,教育与课程发展的瓶颈就在这里,课改的困境、教育的异化现象无不缘自于此。课程的文化性缺失,导致课程改革表面化、浅表化、简单化、形式化。

      自觉的课程改革必然伴随着自觉的课程文化,学校课程改革必须深入到文化层面,必须深入到思想层面、精神层面。这意味着反对那种将课程改革简单化、表面化,把课程改革简单地化解成追逐时尚、呼喊口号,反对那种在脱离学校办学实际的情况下,生搬硬套抽象理念,那种脱离本校现实基础、不被学校师生员工所认可的空谈,那种只起一时的包装功效的“花瓶”式的装饰。同时意味着反对将学校课程建设纯粹技术化,那种单纯地当作教材的编写和课程内容的增减,单纯地就新课程改革的具体政策进行形式上的、现象化的分析与解释,一言以蔽之反对使课程改革流于形式。[1]

        所谓深入到文化层面、思想层面、精神层面,就是要有持之以恒的教育信仰、价值追求,并在此基础上做出正确的价值判断,庄重地做出教育承诺,始终如一地去实践、去探索、去兑现,使之体现在学校课程之中、教育行为之中、教育细节之中,成为这所学校的课程文化传统。课程改革不仅要发生外在形式的改变,而且要生成新的内在价值,所谓课程文化的内在价值的生成,就是课程文化要素的变革,是课程文化要素获得新的特质──文化的“新的内容和独特形式”。范兆雄博士认为,课程改革并不只是新课程文件的颁布、课程制度的建立、课程内容的更新,而是一定会产生一种新的课程文化。就是说,课程改革一定会导致课程文化的新生。[2]

       作为学校应该有教育信仰,北大在任时间最长的校长蒋梦鳞说:教育如果不能启发一个人的理想、希望和意志,单单强调学生的兴趣,那是舍本逐末的办法。夏丏尊也曾说,学校教育如果单从外形的制度与方法上走马灯似地变更迎合,好像掘池,有人说四方形好,有人又说圆形好,朝三暮四地改个不休,而于池的所以为池的要素的水,反无人注意。教育的真谛在于培植真心、培育爱心、培养美感,牵引灵魂,这是学校教育应该秉承的教育信仰。学校不在乎学生是否有高分,但一定在乎学生是否有教养;不在乎教师是否有高学历,但一定在乎教师是否有高学养;不在乎学校是否有现代化的设备,但一定在乎学校是否有文化。爱因斯坦说得好:仅凭知识与技术并不能给人类的生活以幸福和尊严,人类完全有理由把高尚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观的倡导者和力行者置于客观真理的发现者之上

        作为学校应该有价值追求,价值思想是形而上的,它从终极上思考物为谁而存?行为何而做?课程领导首先是价值思想的领导。一个学校以什么为重,以什么为轻;以什么为主,以什么为次,这些价值判断直接决定了这个学校的发展走向。价值思想是一个学校组织文化的核心所在,作为一校之长,必须为学校定调,就像乐队的指挥必须首先给整个乐团定调,然后用这样的价值思想去引导、组织、管理、评价课程改革、课程建设,影响整个团队,去弹奏一曲课程改革的和谐交响乐。只注重于形式的变革,而没有真正在价值思想上发生变革,我们的课改很可能是低效的甚或是无效的。教育也罢,课程改革也罢,都要有价值思想,教育就是文化的传承,课程改革就是要更好地实现文化的传承,文化的核心就是价值思想,抽去了价值思想,我们还有文化吗?文化赋予一切活动以生命与意义,文化的缺失就意味着生命的贬值与枯萎。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实际上就是一个文化过程,教育一旦失去文化,所剩的只是知识的位移、技能的训练和应试的准备。任何一项教育教学活动,不仅要从事实层面(教什么)和技术层面(如何教)做出思考,更要从价值层面(为什么)做出追问价值思想的缺席,是最可怕的缺席,价值思想的缺席是灵魂的缺席,一个缺乏组织灵魂的学校将会是一盘散沙。首先应该关注课程改革的价值思想。

        我们应该自问我们所进行的课程改革:第一、为谁而改?是为教师而改?是为学生而改?还是为学校而改?是为知识而改?还是为改而改?第二、为什么而改?改的意义何在?第三,我们的教育信仰何在?我们的价值追求何在?

[1] 程红兵. 自觉的课程改革与自觉的课程文化[J].上海教育. 2009(09B).

[2] 范兆雄.课程文化发展论[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58-59.



文章分类: 学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