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邮箱:zgbnlx@163.com

地 址:清华大学东门 学研大厦B座

林  强 
林  强

人物简介

   林强,1954年4月生,四川省资中县人,中共党员。1973年入伍,1976年提干,先后任排长,文化、宣传干事,1979年打破全军田径十项全能纪录和四川省田径五项全能纪录,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1987年转业到四川省教育厅工作,先后任体卫艺处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教育厅副巡视员,省文联副主席、省政协教育委员会副主任、省国防教育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摄影》等20余种报刊上发表作品若干。先后被授予“优秀共产党员”、“全国模范军转干部”、“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文章入编《军旗永在心中飘扬》下册   2011年12月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


让党的光辉照亮每一个角落


作者:张友森


阅读提要

  春天用温暖奉献自己,蜡烛用光明奉献自己。而林强同志,则是用一颗忠诚的心来奉献自己。他的所作所为,弘扬了社会正气,也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高尚情操和博大胸怀。我们要以林强为榜样,奉献青春,奉献智慧,奉献一生。让我们的生命在奉献中获得永恒。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乌依乡阿布洛哈村,曾经是个“麻风村”,那儿与世隔绝40多年,村民以原始的生活方式生存,99%都是文盲,生活异常艰苦。

  林强走进这个人们避之不及的“麻风村”,用党员干部的责任意识和无私无畏的军人本色,改变着这个山村的落后面貌,用爱心给他们带来信心和希望。如今,这里的村民不仅住上了新房,看上了电视,还传出了琅琅的读书声……

走进“麻风村”

  1963年,布拖县是麻风病重灾区。彝族百姓极为恐惧麻风病,称之为“风吹来的魔鬼”、“世纪瘟疫”。当地政府为保障麻风病人的生活和控制疾病传播,在乌依乡建立了这个与外界隔绝的村庄,2007年被正式命名为阿布洛哈行政村。

  阿布洛哈村共有67户人家,180位村民,现已没有麻风病患者,他们靠放牛牧羊和开荒种地维持生活。由于山高路远,村里不通电,也没有学校,全村的34个孩子连读书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

  就是这个麻风村,林强曾4次想去探个究竟,都未能如愿以偿。其原因不仅是麻风病让人闻风丧胆,还因为通往麻风村的路更是险象环生,没有人愿意为他带路。

  林强是一位从部队转业到四川省教育厅工作的普通干部,2005年3月,当他再次来到凉山调研时,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去麻风村看看。在林强的一再坚持下,终于找到一位大胆而有经验的老乡为他带路。

  这是一条不到1米宽的崎岖流砂小道,紧贴着近70度的峭壁。抬头是直耸云霄的山峦,低头是深不见底的峡谷,上山如登天,下山如临渊。他们在这海拔4000多米的险峻山路上一步一挪,走了5个多小时才依稀看见麻风村的影子。

  第一次走进“麻风村”,林强感到非常震撼:土房、窝棚、衣难蔽体的老人、赤脚的孩童……尽管当地政府每年要给救助,但“麻风村”的极度贫困仍然超出他的想象。村民十有八九席地而睡,日出而作,日没而息,耕耘着从石头缝里刨出来的500亩薄田。这里还保留着人民公社时代的分配制度,一个壮劳力每天记10个工分,值4角多……

  这一次进村,林强待了4天,挨家挨户走访了63户村民。身处大都市的林强绝对想不到,还有这样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原始村落。“如果不去帮助他们,夜里睡觉我也不会安宁。”他下定决心,一定要为阿布洛哈村做些事情。

“麻风村”的大事记

  第二次进村时,林强特地穿了大码鞋。但路实在太陡,不得不用脚趾狠狠抓地,结果,趾甲嵌进肉里,血流不止,锥心地疼。他只好把鞋尖剪开一个洞,让大脚趾亮出来。这次进村,花了8个多小时。

  “麻风村”这条路让他疼痛的不只是双脚。“你们不能一辈子走这样的路!”林强把2万元修路款交到村主任吉列史尔手中。1万元是他自己的,另1万元是朋友凑的。

  村主任啥时见过这样一笔“巨款”!他叫人写了按期修路的保证书,保证书上还有25个村民的手印——山里人用这种朴素、直白的方式向一个好心的山外人作出承诺。

  路宽了,林强沿着这条路进进出出,给这个大凉山中孤儿一般的山村带来了数不清的第一:第一个吃村里饭的外乡人,帮忙修建了第一所学校、第一间厕所,送来第一台发电机,升起第一面国旗……

  村会计吉列拉火珍藏着一个“作业本”,上面记录着2005年3月以来林强带来的点点滴滴,小到学生的一块橡皮,大到电视机。记录着林强的每一次“麻风村”之行,包括2005年11月,林强在“麻风村”过彝族新年的事……

  这也是“麻风村”历史上第一本“大事记”。

阿布洛哈村最快乐的日子

  为了能给“麻风村”修建一所学校,林强多次找到布拖县有关部门,介绍那里的情况,希望县里能尽快为阿布洛哈村修建一所学校。当得知县政府从紧巴巴的财政里挤出20万元,用于“麻风村”修建学校时,林强非常兴奋,当场表示一定鼎力相助。

  学校修建得很快,3个月就建成了。可是又面临着新的困难:学校的工作环境、生活条件都不好,又是在麻风病康复村,哪个老师愿意来教书呢?教师工资又由谁来承担?

  在林强的努力下,终于有一位叫阿什吉日的退休教师答应到村里任教,可是按当地规定,代课教师每月只有200元的工资。为了能留住老师,林强决定自己承担其每月800元的生活补助。

  2005年9月15日,是阿布洛哈村创建以来最快乐的日子,该村历史上的第一所学校——林川小学开学了。34名孩子走进课堂,大的学生16岁,小的学生6岁。42年来,阿布洛哈村第一次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这一天,林强把自己的3万余元稿费以及朋友资助的钱物共7万余元,全部捐给学校作运转资金。

  听着孩子们的读书声,看着全村老少围坐在学校四周,林强脸上充满欢笑,他说:“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是幸福。”

林强的伤心事

  看见“麻风村”里的孤寡老人住的都是四面透风的窝棚,而且睡在地上,林强都会不由自主地把随身带的钱、物都留给他们,并想方设法帮助他们建房。林强去“麻风村”一般都要带5000~6000元钱,可回成都时,有好几次身上只有不到100元钱。

  阿聪尔聪老人穷得连一件衣服也没有,经常光着身子。林强看见后,立刻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上,后来又出钱帮他盖了新房。

  每次进村林强都要去陪陪阿聪尔聪。老人一辈子没有结过婚,自从林强来看他,精神就好多了,走山路还能扛三四十斤东西。还说夜里常梦见自己结了婚,还有了儿子。他告诉林强,解放前他舅舅得了麻风病,全村人凑钱买了头牛,给他舅舅吃了3天,然后就用那张牛皮把他舅舅缝进去,抬进山里活埋了。“我能活到现在,有房有地,知足了。”

  一天,阿聪尔聪对林强说:“你送给我的手电筒坏了。”“好,我买新的来。”2007年4月林强如约而至,可是总在门前等他的阿聪尔聪老人却永远不在了。就在林强来的前一个月,阿聪尔聪走夜路从山崖上掉下去,摔死了。

  “你怎么走了,我们说好要再见面的啊!”“如果早点把电筒送来的话……”自责和悲痛唤不来老人的回应。林强把崭新的手电筒放在阿聪尔聪的门前,希望它在另一个世界能给老人照亮。

阿布洛哈村人的心声

  每次进村,乡亲们都要把最值钱的牛杀了,来款待林强。虽然每次都被林强劝阻,但那份情意让他比吃到山珍海味都高兴。

  尽管如此,朴实的村民还是总想着要送些礼物给林强,以表达感激之情。可是山里实在太穷了,没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大家想来想去,决定去山里捉一只野鸡,因为野鸡是山里最漂亮、最好的宝贝了。林强不好拒绝村民的好意,把野鸡带回了成都。最后,这只野鸡被送到了动物园。

  每次林强出村,村主任都要派人送他。走路的时候,他们一定要林强靠着山壁里边走,他们走外边,以保证林强的安全。

  阿布洛哈村的孩子是林强最牵挂的,孩子也最牵挂着他们的林爸爸。孩子们会写字后,最先写的标语是在山崖上写的17个大字:我们能上学了,感谢党培养的好人林伯伯。孩子们会造句后,写得最多的句子是:林爸爸是我们的好爸爸,我们爱他。孩子们会写信后,第一封信是写给林强的:“没有你,我只能在家放羊,把1看成树棒棒,把7看成锄头”,“我没有学习之前,就像在黑夜里一样”,“林校长是天上的太阳”,“我们一定要学好知识,变成雄鹰,飞出大山”。

阿布洛哈村充满阳光

  林强和“麻风村”的故事传开后,其感人事迹引起轰动,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心和帮助。军地有关单位相继为该村扩建山路、修建蓄水池、铺设自来水管、架设电线、修建红色展馆、创建少年军校、种植经济果林等,使该村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里的孩子们系上了红领巾,还穿上了少年军校服装,有10多名少年军校学员考入了市、县的学校读书,还有几名学生学有所成外出打工了。现在每家每户的经济果林年收入已超过5千元,家家户户都满怀信心奔小康。2009年12月2日,16岁的吉列土日应征入伍穿上了军装,这是该村历史上涌现的第一位军人,“麻风村”从此告别了落后与贫穷。

  昔日与世隔绝,今日人来客往;昔日土墙草棚,今日红砖青瓦;昔日登山爬坡背水吃,今日家家户户自来水;昔日天黑望月数星,今日看电视听广播……

  这是一名从军队转业到地方工作的普通干部,他用军人本色演绎燃情人生,长年累月倾情困难群众,践行党的宗旨,在人民群众心中树起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